龙须沟剧情介绍

解放前,北京龙须沟是条臭水沟,沟旁住满了各式各样卖力气、耍手艺的下层劳动人民。这些居民经常遭受国民党、恶霸、流氓的迫害和恶劣环境的威胁,生活凄惨。为人耿直正派的老艺人程宝庆,原在一家茶馆里唱单弦,因拒 详情

龙须沟的赏析

《龙须沟》通过一个小杂院四户人家辛酸与苦难的生活历程,善用对比的手法,分别将北京解放前,北京解放后,以及建国后这三个时间段的龙须沟里的生活变化,来反映当时龙须沟一带劳动人民生活和命运的巨大变化,同时也表达了那些充满艰辛的旧社会走过来的人们对新社会的无限热爱和喜悦之情。首先,先分析一下这篇戏剧的环境描写。龙须沟,作为全剧的线索,当然是重点描写对象。在戏剧的第一幕,作者就详细地描写了龙须沟的环境。例如:“每逢下雨,不但街道整个的变成池塘,而且臭沟的水就漾出槽来,带着粪便和大尾巴蛆,流进居民们比街道还低的院内、屋里,淹湿了一切的东西”;再如“大蛆在满屋里蠕动着,人仿佛是其中的一个蛆虫,也凄惨地蠕动着”。这样恶劣的环境,这种仿佛不是人住的地方,却生活着“各种穷苦劳动人民,终日终年乃至终生,都挣扎在那肮脏腥臭的空气里”。第一幕对于龙须沟的环境描写可谓极致,写出了当时人民的生活环境困苦,也很好地反映了当时解放前旧社会的落后,政府的阴暗。到了1950年夏末,龙须沟的新沟落成,修成了马路。文中有段这样的描写:“杂院已经十分清洁,被墙修补好了,垃圾清除净尽了,花架上爬满了红的、紫的牵牛花。满院子被院子照耀着。”看完这一段与之前第一幕的描写,感觉就像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来,然后狠狠地吸上一口,仿佛也能感受到那院子里的清新,那花香,那阳光。运用对比的手法,使得变化的很鲜明,也让人很容易感受到新中国成立后带来的重生与希望。再来,文中成功地描写了各种各样的人物,有命运多舛的程疯子,有敢作敢为的程娘子,有可好可坏的丁四,有嫉恶如仇的赵老头。而我想分析的是王家母女,王大妈和她的女儿王二春。王大妈是个传统、懦弱的,饱受生活迫害却默默承受的典型旧社会妇女形象。而恰好讽刺的是,在这样的一个母亲的教育下,竟会出现与她截然相反的女儿,王二春。二春深深地厌恶这个肮脏的龙须沟,一直想逃离出去,却一直被家庭束缚着。而这两个人的矛盾在剧中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当二春在院子里大喊着刘巡长介绍去工厂工作的时候,大妈说“二春你又疯啦?女人家上工厂。”当二春在抱怨为挖沟捐的钱都被政府拿完了的时候,大妈说“说话小心点”。这些一推一拦,却能够把戏剧推到高潮,也正因为矛盾激化,暗示着新中国、新社会诞生的必要性与必然性。同时,王大妈由一个典型的旧社会妇女慢慢变成开明、相信政府、积极参加政府活动的新型妇女。这一转变,也成为了龙须沟变化之外的又一条线索,推动着戏剧的发展。王大妈由刚开始的对生活妥协、懦弱到动摇、再到觉悟,成为了新时期的妇女,这些转变,其实和龙须沟的变化是同步的,再深一层,与社会的变化也是互相交融的。《龙须沟》是老舍先生的重要作品,是他解放初期回国后创作的第二个话剧剧本,也是早期主旋律作品中难得的传世之作。此剧描写的是居住在北京天桥附近的一条臭水沟(龙须沟)旁小杂院的4户人家的不同遭遇,塑造了程疯子、程娘子、丁四嫂、王大妈、二春、小妞子、赵大爷等各具特色的人物形象,由他们的经历和心态来表现新政权、新制度带来的新气象、新变化,堪称是一部下层民众的血泪史、翻身史。该剧1951年2月首演,以浓郁的生活气息、感人的艺术形象和地道的京腔京韵,成为北京人艺艺术风格形成时期的奠基作品之一。焦菊隐导演,于是之、叶子、郑榕、黎频、韩冰、李大千等主演。1953年,北京人艺重新此剧,于11月13日公演,显著的变化是借鉴了中国戏曲的美学元素,提出了演员创作中的“心象”学说,使表演更加真实生动。电影《龙须沟》由北京电影制片厂于1952年摄制完成,导演冼群,摄影高洪涛,作曲苏民、朱践耳,主要演员有于是之、于蓝、叶子、张伐、刘节、郑榕、田烈等。有资料显示,日本京艺剧团也曾演出此剧。新版《龙须沟》于去年6月建组,经过半年磨合才与观众见面,精益求精可见一斑。顾威导演,叶子、郑榕担任艺术顾问,杨立新、张万昆、杨桂香、高倩、夏立言、尹伟、郭奕君、兰法庆、雷佳、苗驰、韩清等主演。此番重排,恢复了当年删掉的细节,比如刘巡长被人民政府留用为派出所副所长。增加了两条爱情线,即二嘎子和二春的青春恋及王大妈和赵大爷的黄昏恋。程疯子最终归宿也调整为重返曲艺舞台。舞美设置了三面转台,细节处更是精雕细琢,几个重点场景具有很强的视听震撼力。比如以倾斜的破旧房屋、烟囱、板凳和水缸等凸显老北京风貌,还比如小妞子葬身龙须沟后的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等。此剧是一组群戏,演员均很称职,杨立新最后的单弦演唱更是锦上添花。值得一提的是,15名刚毕业的表演班学生也加入剧组,23岁的闫巍有幸成为程疯子的B角。这样的熏陶,对他们的成长大有裨益。提一点或许是无法修正的意见——部分演员的形体过于“富裕”,难觅“龙须沟”的味道。这也是目前戏剧作品在年代戏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富人演穷人,呵呵!《龙须沟》中丁四嫂的一段对话。头天晚上,丁四拉车晚了,不回家吧,怕被拉了壮丁,回家吧,又怕深夜不小心掉进沟里,于是,就在一家小茶馆蹲了半夜,第二天回来,他申述了缘由之后,夫妻俩便吵开了: 四嫂 甭拉不出屎来怨茅房!东交民巷、紫禁城倒不臭不脏,也得有尊驾的份儿呀!你听听,街坊四邻全干活儿,就是你没有正经事儿。 丁四 我没出去拉车?我天天光闲着来着? 四嫂 五行八作,就没您这一行!龙须沟这儿的人都讲究有个正经行当!打铁,织布,硝皮子,都成一行;你算哪一行? 丁四 哼,有这一行,没这一行,噔上车我可以躲躲这条臭沟!我是属牛的,不属臭虫,专爱这块臭地! 丁四夫妇的这段对白,各不相让,振振有词,而又共同道出了旧社会穷人的辛酸,写得精妙极了。民间谚语,地方土语,反语,俏皮语,京腔京板的,你来我往,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幽默横生,真令人拍案叫绝。



龙须沟在什么地方

是北京天桥东边的一条有名的臭沟,沟里全是红红绿绿的稠泥浆,夹杂着垃圾、破布、死老鼠、死猫、死狗和偶尔发现的死孩子。

猜你喜欢

龙须沟